因为我批评了抖音和今日头条,他们要砸烂我的饭碗

作者“何加盐”,因为原文被封,小懒人搬运过来这边给粉丝们查看~
1
  国庆假期,我回了一趟老家。
  小山村里,空气清新,星空璀璨。我不禁想,如果能够告老还乡,多好啊。
  没想到,节后回来第一天就发现,这个愿望,可能就要成真了,只不过,我是被逼无奈。
  要帮助我实现愿望的人,是抖音和今日头条的老板,我的同龄人张一鸣。
  10月8日,张一鸣的抖音公司(法人主体: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又又又一次在微信公众平台上投诉我了。
  投诉语说得非常吓人,说我“对抖音造成严重诋毁严重不实”、“故意抹黑意图明显,具备黑公关特征”、“涉嫌毁谤罪”、“将进一步追究法律责任或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最恐怖的是,对方称:“此类账号多次发布虚假不实内容,请站方予以封禁”。
  众所周知,我是个写公众号的,账号就是我的饭碗。抖音这不仅是要送我法办,简直就是要砸我饭碗,要我老命啊!
  而抖音这么做,仅仅是因为我在公众号上发布了一篇文章。
  在文章里,我提到一些网站的人工智能推荐机制,会导致我们越来越沉迷于同质化的信息,视野被局限,无法得到更宽广的新知识,长期下去,我们看问题会越来越片面,人也会变得越来越傻。
  我描述的,完全是真实存在的一种社会现象,全文有理有据,也没有特别针对抖音,像微信、知乎、微博、豆瓣、Facebook等网站我都写到了,全部观点和例证都有坚实的例子和逻辑作为支撑,抖音的反应却如此激烈,他们究竟在害怕什么?
  大家不妨点进文章看一看,哪里有所谓的“严重诋毁”和“严重不实”?(点击后面标题可直接阅览:《比玩手机上瘾更可怕的,是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变傻》)
  抖音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梁汝波、投诉我的抖音公司赵某某,以及抖音的老板张一鸣,请你们告诉我,哪一句话是诋毁,哪一句话是不实?
  而所谓“此类账号多次发布虚假不实内容”,更是十分可笑。何加盐账号从未发布过虚假不实内容,所有读者,有目共睹。我倒是因批评过一些公司而被投诉,但是这些投诉每次都被驳回,我从未被微信公众平台判处违规过。
  抖音还说我“具备黑公关特征”,这简直就要笑掉人的大牙。何加盐行得正坐得直,指出“信息茧房”这个问题,完全出于一种社会责任感,怎么就成了“黑公关”?
  熟悉我的读者都知道,何加盐这个家伙傻得不能再傻,作为一个以写公众号为生的人,连正常的广告都接得异常谨慎;自从写企业和企业家以来,为免瓜田李下之嫌,连各大公司公关部门正常的小礼品都拒收的,又怎么会自毁清誉,去做黑公关?
  何加盐是什么品格、什么作风,北京互联网公司公关圈众所周知,你抖音公司的人不出去和同行交流的吗?
  再者说,黑公关能写得出这样的文章吗?抖音的人,还有没有一点最基本的鉴赏能力和判断能力?
  事实上,自从半年前我发布了这篇文章的首发稿以来,张一鸣的人就在暗中调查我,企图发现我的背后有无“黑手”,以及我有没有收钱写“黑稿”。但是半年过去了,他们却似乎还没有查清楚我是什么样的人,还在污蔑我“故意抹黑意图明显,具备黑公关特征”。
  这到底是说明了张一鸣的公司信息搜集能力太差,还是他们的良心太坏?
  而字节跳动公司(抖音和今日头条的母公司)某些人的背后小动作,真是让人啼笑皆非、大跌眼镜。
  我单枪匹马写文章,力求客观公正,自问无愧于心,无愧于人。张一鸣的人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几次三番在背后搞我。
  此前,我还一直隐忍克制,没想到被人当成了软弱可欺!
  现在对方不仅滥用平台规则,无理投诉,还肆意威胁,毁我清誉,甚至要砸我饭碗。
  是可忍孰不可忍!
  既然尔要战,那便战吧!
  今天我们就来揭秘一下,这家估值高达750亿美元的互联网巨头,桌面底下的手段有多么肮脏。
  2
  2019年3月12日,我发表了一篇文章《比抖音让我们堕落更可怕的,是今日头条让我们变傻》(就是上文的原始版本)。
  这篇文章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短短的时间,阅读量就超过10万+,也有很多公众号转载。
  3月18日,字节跳动投诉该文“侵犯其商誉”,并且发出了威胁。
  作为公众号小白,我从未遇到过此类情况,就在自己比较信任的几个微信群里问该怎么处理。
  有些朋友说,这些公司有很多手段的,不要和他们硬怼,还是删除文章吧。有些朋友说,你的文章有理有据,他们的投诉和威胁无理且无耻,就应该和他们硬怼到底。
  我思前想后,虽然自认文章毫无问题,但是也不愿意无端与这些大公司为敌,就采纳了头一种意见,忍痛删除了这篇我自己很喜欢、读者也很喜欢的文章。
  对于一个新发展的公众号来说,要删除这样一篇正在给自己带来大量关注的好文章,是非常痛苦的。但是我忍了。
  比较搞笑的是,文章后面还闹出了新的事情。
  我在文章里引用了白岩松在全国政协会议上关于“警惕沉迷于‘投你所好’式网站”的发言,原文是:在这次全国政协会议上,政协委员白岩松提出,要警惕沉迷于“投你所好式”网络,并把它上升到“民族危险”的高度。这并不是危言耸听。
  有些转载文章的公众号,直接把“白岩松发出警示”等字眼,加入到标题里面。
  字节跳动主管公关事务的副总裁李亮,就在他的今日头条账号上发了一条消息,如下:
  必须说明,我认为,把“白岩松发出警示!”字样放在标题前面,确实会让人误解为标题那句话是白岩松说的。李亮发出这条消息,我可以理解。
  但问题在于,白岩松辟谣的,只是那个借他名义的标题,而李亮的春秋笔法,却会让人误认为,这篇文章本身以及其他人的正常转载,都有问题。
  他举出的例子,把完全没问题的标题,都打上了“造谣”的字样。
  我想问一下李亮,有问题的是带有“白岩松发出警示”字样的标题,白岩松老师说的也是标题的问题,你辟谣就辟谣,为什么要故意曲解,还说成“造谣诽谤文章”、“批量生产的造谣文章”,让读者误认为文章本身有问题?
  实际上,字节跳动的人玩这样的文字游戏可谓是轻车熟路。
  2019年3月19日,字节跳动旗下的“多闪”APP向用户发送弹窗,声称:
  “根据腾讯公司强烈要求,您在微信/QQ上的账户信息,包括头像、昵称的权益属于腾讯公司,如果您多闪的头像昵称与微信/QQ一致,需要修改在多闪或微信/QQ上的头像昵称。如果昵称是真名,我们觉得可以保留。感谢您的支持!”
  这则声明给人的感觉是:腾讯真是霸道,多闪真是委屈,用户真是无辜!
  而事实又是什么呢?
  根据天津滨海法院的裁决,真相是:多闪通过抖音,擅自获得用户的微信昵称和头像。
  可能有些朋友不明白这句话的涵义是什么,我来解释一下。
  我们用微信账号登录其他APP时,该APP会申请我们授权其使用我们的微信昵称、头像等信息。例如登陆美团,是这样的:
  多闪的鸡贼之处在于,我们授权抖音使用之后,多闪不通过微信开放平台授权,而是直接通过抖音来擅自获得并使用这些信息。更鸡贼的是,即使用户不使用多闪,多闪的“可能认识的人”里面,也可能会抓取你的微信昵称和头像。
  本质上,这是违规盗用用户数据,法院裁决禁止的,也是这种违规盗用的行为。禁止的对象,是多闪和抖音,而不是用户;禁止的行为,是多闪的违规使用,而不是用户的上传。用户如果自己要在别的平台使用自己的微信头像和昵称,完全随便。
  而多闪的弹窗声明,却把这曲解为腾讯要求用户在微信/QQ和多闪上“二选一”(多闪的原话为:“根据腾讯公司的强烈要求……如果您多闪的头像昵称与微信/QQ一致,需要修改在多闪或微信/QQ上的头像昵称。”)
  三言两语,把自己的违规行为掩饰得无影无踪,把自己的违规行为带来的改正成本推给用户承担,同时还塑造了腾讯店大欺客的无赖形象。
  好一个春秋笔法!
  3
  2019年4月以来,我把何加盐公众号的写作方向定为“专门研究牛人”。先后写了黄峥、蒋凡、刘强东、张一鸣、王兴、程维、李彦宏、马化腾、马云等人。
  我写的所有文字,都秉承“客观公正”四个字,人家做得好的,我夸奖;做得不好的,我批评。对所有人,所有公司,都是如此。
  其他文章都还好,《张一鸣和他的流量帝国》这一篇,就又惹上事了。
  这篇文章的基调,是梳理张一鸣和字节跳动的成长历程,总结可供人们学习和需要避免的地方。总体上都是夸奖张一鸣,看好字节跳动的发展,但是也有一部分写了其存在的争议。
  对每一处批评的地方,我都有详实的例证,并指明出处。
  没想到,这么一篇文章,竟然也引起了字节跳动的特别关注。
  吊诡的是,他们不敢直接和我联系,居然兵分两路:一路找公关公司的中间人来探口风;一路由字节跳动公关部人员假装成阿里巴巴的公关人员和我联系。同时,还暗中调查何加盐背后有没有黑手,有没有收黑钱。
  图:这是字节跳动的公关冒充阿里公关和我联系。我通过另外的渠道知道其真实身份。
  这次他们倒是没有投诉,估计是看了文章,知道就算是投诉了也会被驳回。但是,对一些大号对该文的转载,他们却暗中联络对方删稿。
  尤其令人恶心的是,他们联系大号删稿时,污蔑我的文章“和事实不符,为黑而黑”,可是她指出的所谓“黑”的地方,都是有坚实的例证和逻辑支撑的。
  例如,我在文章中举出了我的公众号文章被人全文抄袭放到今日头条上,连来源都不标注,证据都截图放在那里,今日头条的人居然能睁着眼说瞎话地否认。我说的是侵权,她却用流量分成来辩解,这么明目张胆的歪曲,真是可笑。
  我通过一些渠道拿到了今日头条的公关人员联系某公众号删除转载我的贴子的沟通记录。大家见识一下:
  在上图中,我截的证据和说明文字就在对方截图的前面一段,对方却视而不见。
  我把原文链接放在下面,读者可以自行辨别,看看是何加盐“每一段都有”、“为了黑而黑”,还是字节跳动对我乱扣帽子。
  《张一鸣和他的流量帝国》(点击即可进入阅览)
  尽管文章毫无问题,但在今日头条公关人员的干涉下,至少两个超级大号在转载了我的文章后,又很快删除。
  对于一个新发展的公众号,大号的转载,是扩大影响力和增加粉丝的重要来源,两个大号的转载被删,对我的影响可想而知。而我,还是忍了。
  至于说起头条号的流量分成,这里还有一个搞笑的事:
  我主要在微信公众号写作,此前也曾经想过在今日头条也同时发送。可是今日头条小气得要命,文章里不允许出现公众号字样,不允许留公众号二维码,不允许往公众号导流。而且界面还难用得要死。
  我在头条上发了几篇文章以后,觉得完全就是浪费时间,所以就没再往上面发了。
  而今日头条的运营人员,一个接一个通过不同渠道来找我,说邀请我入驻今日头条,并称,可以帮忙申请原创和青云计划的奖励。
  我直接问其中一个,批评今日头条的文章,能在那里发吗?
  对方不说话了。从此以后,今日头条负责运营的人再联系我,我就不再通过好友申请,后台留言也懒得回复了。
  就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今日头条的气度有多小。我们在微博可以天天批评微博,在知乎可以批评知乎,在微信公众号可以批评“腾讯没有梦想”,甚至我写腾讯的文章,连“狗日的腾讯”那一段往事都照实描述,腾讯也照样能发出来。而在头条,问一声能不能批评头条,对方都不敢回复。
  4
  如果说3月份的文章,是标题刺激到张一鸣、李亮们的玻璃心,那么,这一次重发,不但标题完全没有提到抖音和今日头条,文章内容,也都是非常克制,把可能会刺激他们的语句都已经修改到人畜无害了。
  可抖音还不放过我,甚至还向微信公众平台提出要封禁我。
  如果文章确有不实,你们完全可以通过文章底部留言、公众号后台留言、加好友交涉等各种方式,向我提出。只要你能指出并证实确实是不实的,我修改、删除、赔礼道歉,都没有问题;你直接投诉,指出问题在哪,我也接受,并会主动删除文章以及道歉。
  可是至今,你们诺大一个公司,诺大一个公关部、法务部,没有一个人正面和我接触,没有一个人指出哪一句话有问题。只会藏在背后,对我栽赃污蔑,偷偷“打黑枪”。
  一鸣同学,请问这就是你们的公关和法务风格吗?这就是你和贵司的气度与格局吗?
  在《张一鸣和他的流量帝国》一文的结尾,我写道:
  “假以时日,字节跳动可能会成为比肩阿里、腾讯、Facebook、亚马逊的大公司。这一天不会很远。”
  到今天我仍然这么认为。
  但是我也想提醒一下,如果你们还是这么不重视公司价值观层面的问题,还是听不得一点批评,甚至还继续采用咄咄逼人的公关和法务方式,用耍弄文字、恶意投诉、暗箱操作、污蔑打击的下三滥手法,来对付对你们提出正常批评的人,你们的敌人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强大。未来你们的舆论环境,将更加恶劣。你们的上市之路以及今后在中国的生存,也只会更加艰难。
  你们这种方式,可以吓倒少数人,但是吓不倒真正有风骨的作者。
  张一鸣同学,虽然你是一家估值几千亿人民币的大公司的老板,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公众号作者。你有无数可以动用的人力、财力,以及各种手段,而我只有一个键盘。
  但是,我何加盐堂堂正正,不怕你们的一切阴谋诡计和魑魅手段。你们非要针对我,那就尽管放马过来。
  如果问我背后有没有人,我要说,是的,我背后有人。
  在我背后,是我的14万读者。我为他们而写。我的幕后黑手,就是这14万读者。
  如果问我有没有收黑钱,我要说,是的,我收了黑钱,我每篇原创文章都有几百到几千不等的打赏,就是这14万幕后黑手给的。我那微薄的广告收入,也是在他们的支持下,才能获得的。这些就是我收的黑钱!
  不管你如何对付我,我仍将本着一颗良心,为这14万读者,用心地写作他们喜欢的文章。
  这些文章应不应该存在,我的账号应不应该封禁,取决于这14万读者喜不喜欢,而不是你张一鸣高不高兴。
  你有本事砸我的饭碗,但你砸不毁世道人心。
关注公众号懒人找资源
懒人找资源 » 因为我批评了抖音和今日头条,他们要砸烂我的饭碗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